一吃就胖的小懒

全职杂食,专注原著向的文
叫我小懒就好啦!

【周泽楷中心】不忘初心

上班时间偷个闲。

  • 无CP

  • 私设

  • 最近去愚园路的一个小脑洞产物


      年幼的时候周泽楷的记忆总是父母不断的争吵,往往他背着书包走进家门就能听见什么东西摔碎的声音,然后是母亲有些尖锐的上海话,周泽楷的父亲并不是上海人,结婚多年也没能学会上海话,但是这些骂人的话他大抵都是能听懂的,但是他没有反驳什么,只是默默拿着扫帚把地上的碎片一点点扫干净,他看到周泽楷时会笑笑,用口型对他说:“楷楷回来了。”周泽楷点点头,猫进自己的小房间,因为他知道,接下来又是一场狂风暴雨。

      周泽楷用一扇门隔绝了周泽楷跟父母,但是他却喜欢从窗子里去窥探这个世界,愚园路保留着许多公馆的痕迹,还有遮天蔽日的法国梧桐,马路沿街现在都已经是商铺了,但并不显得特别嘈杂。周泽楷家住在青少年宫对面,他喜欢看穿梭与少年宫的孩子以及他们的父母,或者温温和和地叮嘱孩子,或者心急火燎地催促着孩子,或者暴跳如雷的数落着孩子。从这样的千人千面中,周泽楷才能品味出一点家庭的乐趣。

      有时候他也趁着父母不注意溜去中山公园里那个小小的游乐场,明明这样近的距离,父母却从来也没有带他去过,小小的周泽楷看着游乐场里玩耍的孩子,脑子里想的不是叫父母带他来,而是如果以后有了孩子,要带着孩子去游乐场,这样自己也能把这些都玩个遍了。

      周泽楷14岁的时候,父母终于离婚了,一直以为孩子好而不离婚的父母,终于在母亲出轨之后,连这样冠冕堂皇的理由都无法维系下去了,这个早就支离破碎的家,终于名正言顺地走向了破碎。周泽楷心里并没有什么遗憾,他在母亲惊异的眼神中选择了跟父亲走。

      于是周泽楷跟着父亲离开了这个生活了14年的地方,到了一个没有法国梧桐,只有吵杂的车声的地方,因为父亲常常要出差,他们住地离虹桥火车站很近,在2号线边上出行是很方便的,只是再也没有了那种悠然自得地生活情趣了,但是周泽楷并不觉得失落,因为他找到了一个新的排遣方式,去年冬天,一个叫荣耀的游戏开始上线。那时候正是父母吵得最凶的时候,一道单薄的门已经隔不开这个父母和他的世界了,于是他带上耳机,把游戏音效调到最大,他甚至选择了神枪手作为职业,在一阵枪声中,让自己不再去管外界的纷扰。

       荣耀第一区出了几个非常厉害的人,枪系的周泽楷最关注的是秋木苏,但是他渐渐发现,研究秋木苏,就一定会研究一叶知秋,战法和神枪原来可以这样搭配,双秋组合的配合之默契让人觉得神枪这个角色原来就是应该和战法搭档的。一遍一遍研究着一叶知秋和秋木苏的视频,不断提升着神枪技能的周泽楷想,要是有一天,我也能和一叶知秋配合就好了。

      周泽楷父母离婚的那年,荣耀举办了第一场联赛,周泽楷看到一叶知秋站在了赛场上,他的对手是在一区赫赫有名的大漠孤烟,他的搭档却是气功师气冲云水,秋木苏呢?周泽楷在心底打下一个问号。再后来,第四赛季,一叶知秋的搭档变成了枪系的沐雨橙风,周泽楷在轮回训练营里看到电视上笑得甜美的苏沐橙,内心有些遗憾,不是神枪手啊,大概以后再也看不到,一叶知秋和神枪手在一起比赛了吧。

      第八赛季叶秋宣布退役,孙翔接任一叶知秋,周泽楷带领轮回势如破竹地拿下了第八赛季的冠军。从第七赛季开始,周泽楷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去关注一叶知秋了,比赛和代言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但是他并不觉得辛苦,这样沉重却充实的日子反而让他活得更有实在感,何况,他有一群好队友。周泽楷这样想的时候,江波涛正偷偷喝掉杜明的最后一瓶酸奶,目睹这一幕的杜明气急败坏地吼了一句”小赤佬!“然后转身找周泽楷告状,周泽楷只是笑笑,众人又闹做一团。

      第九赛季轮回再夺冠,豪门嘉世挂牌出售。那天周泽楷正在整理宿舍,S市的夏天是一种蒸笼式的热,周泽楷并不怕热,所以即便这样的天气,他也只是开了窗透气,而没有打开空调。整理的时候,周泽楷在书桌的抽屉里无意中发现了夹在一本纪念册里的账号卡。

      这是一张荣耀第一区的游戏卡,角色是神枪手。周泽楷的记忆猛然被拉到六年前,神枪手和战法啊……周泽楷摇摇头。这时江波涛来敲门,说经理有急事找周泽楷,周泽楷把握着的账号卡随手插进牛仔裤口袋,向经理办公室走去。经理坐在办公桌前,脸上是掩盖不住的笑意,他说,小周啊,我们买了孙翔和一叶知秋,以后队里就有攻坚手了,我们准备做双核心,过段时间孙翔就要过来了,你们好好磨合……

      经理后来说了什么,周泽楷其实没有听进去,他只听见经历的第一句话,我们买了一叶知秋。啊,一叶知秋啊,战法和神枪,周泽楷的手碰了碰裤子口袋里的账号卡,觉得一阵灼热。

      今年的夏天,可真热啊,周泽楷想。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