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吃就胖的小懒

全职杂食,专注原著向的文
叫我小懒就好啦!

【轮回中心向】春华秋实 02

  • 无CP

  • 想写个粮食向的,有灵感就写

  • 有私设

  • 大概OOC

  • 不会做链接,如果大家愿意,可以抽时间看看前一篇写的关于孙翔的一个个人分析,看起春华秋实会更有利于理解,笔芯

 

1

      孙翔觉得轮回就像个副本,一点点探索,总有意想不到的发现,总有意料之外的boss。

       比如上次吊打孙翔的方明华,比如现在跟队友在侃大山的周泽楷。孙翔有种录像的冲动,哪怕是录音也行,让媒体朋友们,让周泽楷的无口粉们看看,这个愉快聊天的周泽楷,怕是人设要崩。

      孙翔想不通周泽楷在外为什么要卖无口人设,于是他耿直地发问了:“队长,为什么你对外话这么少。”

      周泽楷转过身来看着孙翔,笑眯眯地开始解释,总结起来大概有三点,一是因为家里的原因对媒体有天然的戒备感,所以说话慎之又慎,能省则省;二是本身性格有点内向,对不熟悉的人话很少;三是俱乐部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特征,于是后来就让周泽楷刻意维持了。

      虽然听起来很有道理,孙翔还是觉得很玄幻,直到后来融入了轮回,经常参与队内夜谈之后,孙翔才终于接受了周泽楷不是一个没有话说的男同学这个设定。其实想来也是,二十多岁的男孩,又没经历过什么人生的重大风浪,怎么可能是一个深沉的人呢。可是媒体不管,疯狂炒人设。

      炒到最后全联盟都接受了这个设定,所以孙翔兴冲冲地在七期群里发“周泽楷挺能说的,尤其讲上海话,语速快话也超多”的时候,刘小别毫不客气地说:“翔翔你莫不是被周泽楷打傻了,周泽楷要是个话多的,黄少天岂不是个沉默寡言的。”

      孙翔超生气,可是还是要保持理智,于是他想偷偷摸摸录一段音以证明自己的清白,但是被眼尖的副队长发现,微笑地制止了他,并且劝慰道:“这是属于我们轮回的秘密啊,你想,守着一个只属于我们的秘密,是不是挺带感的。”孙翔被“我们轮回”这几个字戳中,欣然接受了江波涛的劝说。

      再后来,凡是轮回采访周泽楷一个字一个字的蹦的时候,孙翔就在后面笑得花枝乱颤,被媒体拍下之后,冠以大大的“孙翔转回轮回疑受到打击精神失常”的标题出版。

      孙翔:好气哦,可是还是要继续笑!你们这些无知的记者!

 

2

      孙翔到轮回不到一个月,就体验了S市可怕的天气,照理说,孙翔作为一个苏州人,应该对包邮区的天气很适应了,但是他没想到江浙沪的天气也是会有差别的。

      我真傻,孙翔想,我光知道有梅雨,不知道九月份还会有雨季。孙翔对着一屋子没干的衣服和袜子绝望地想。

      已经下了两周的雨了,空气都感觉都滴出水来,轮回给正选配备的都是单人间,但是除了周泽楷的房间,其他房间都是没有阳台的,所以衣服要么晒在公共的晾衣间,要么晒在室内,因为连日的阴雨,晾衣间已经挂满了衣服,而且孙翔有些小洁癖,衣服都是晾在自己房间里的。

      但是已经下了两周的雨,房间里的衣服总有一种没有干透的黏腻感,穿着就让人觉得浑身不舒服,最重要的是,来的时候并没有带很多衣服的孙翔,现在已经要弹尽粮绝了。

      作为七期时尚icon的孙翔甚至不能接受穿着背心裤衩去训练室,何况接下来还有比赛。

      “啊啊啊啊!”孙翔在寝室里抓狂,这时无意中瞥见电脑上放着的周泽楷的广告,孙翔眼前一亮,不如去找周泽楷借衣服!

      周泽楷虽然身高比孙翔矮4厘米,但是周泽楷骨架大,两人都常健身,身形也像,而且他是队长啊,他有阳台啊,他还有那么多代言,肯定很多衣服的!孙翔美滋滋地去敲周泽楷的门。

      周泽楷给孙翔开门时嘴里还咬着冰棍,含糊不清地跟孙翔打了个招呼,孙翔看着周泽楷穿着背心裤衩,踏着人字拖,长发梳在后面扎了个小揪,忍不住用双手捂住脸,太辣眼睛了。

      周泽楷好脾气地笑笑,问:“找我有事?”

      “额……我想问你借几件衣服。”孙翔吞吞吐吐地说。

      “好的呀。”周泽楷马上打开了门,让孙翔进去。

      客观来说,周泽楷的房间还是挺整洁的,周泽楷把没吃完的冰棍放在杯子里,笑盈盈地从衣柜里捧出一堆衣服,阔气地对孙翔说:“都没穿过,随便挑。”

      孙翔挑了挑眉,从这堆衣服中挑了几件,道了声谢就走了。

      孙翔自然不知道,他挑的几件衣服会在网络上掀起怎样的腥风血雨,这些衣服虽然周泽楷都没有穿过,但是全是周泽楷代言,拍广告的时候周泽楷穿过同款,可想而知孙翔穿着同款出现在赛场上的时候,给周翔CP带来了怎样的狂欢。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吕泊远在训练室里念着网友评论:“周泽楷和孙翔is rio。”

      “啥?”刚摘下耳机的孙翔恰好听到这句,“我和周泽楷要喝rio?我不喝酒啊。”

      训练室沉寂了几秒,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笑声,孙翔从此得名,钢铁直男。

 

 

3

      杜明这段时间总是精神不振,天天顶着一副修仙脸来训练,杜明的亲密小伙伴吴启率先看不下去了,小声问道:“你这是小yellow片看太多了?”

      “我看上去那么欲求不满?”连反驳的话也说得恹恹的,杜明看上去状态是真的不太好。

      吴启啧了一声,道:“你是不是真有毛病,去找队医看看?”

      “我是有毛病啊!”杜明突然激动起来,握着吴启的手说,“我天天晚上做梦梦到狼人杀,还特么打整局啊,你能信?”

      吴启:……

      江波涛这时推门,看到两人交握的双手,神秘一笑,说了一句“打扰了“,转身就要推出去,吴启在后面撕心裂肺地叫道:”副队你听我解释啊!“

      已经走到门口的江波涛瞬间就返回,抽了一张椅子坐在杜明和吴启身边,歪着头道:“解释解释。”

      吴启:……

      杜明:……

      感觉被套路了啊。

      不论怎样,杜明开始解释这段时间没有来的梦境,每晚杜明都能梦到自己在跟周泽楷、江波涛、吴启、方明华、吕泊远和孙翔打狼人杀,其中周泽楷是上帝,六个人各自扮演不同角色,本来六个人嘛,人数不多,一盘玩起来很快,但是对内都是人精,玩起来往往费时费力,杜明感觉脑细胞都要死绝了,每天起来都一副身体被掏空的感觉,训练时自然一副睡眠不足的样子。

      “啧啧,倒是欲求不满,只是对象奇特了点。”吴启率先开起了嘲讽。

      “吴启你死开,我对狼人杀根本一点兴趣都没有好么。”

      “嘛,没玩过,说不定这就是症结了,”江波涛摸摸下巴,“一起来玩狼人杀吧!”江波涛双手一拍,就这么决定了。

      等到周泽楷一行人进了训练室,就被江波涛拉着去打狼人杀了。

      刚来轮回不久的孙翔看着众人居然在训练时间就玩起游戏来了(虽然他们本来也就是打游戏的),觉得轮回药丸。

      但是这之后杜明再也没做梦,吴启总结为:欲求不满的杜明得到了满足。


…………………………………………………………………………………………

以下是碎碎念:

本来只想写第一段的,发现字数不够,再补两个小短片。第二个片段是对上海不知道下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的雨的无奈。第三个片段是我的真实经历,我并不喜欢玩狼人杀,距离上一次玩狼人杀也差不都有半年了,然而我居然做梦梦到自己打了一个整场的狼人杀,感觉到被支配的恐惧。


另:我这个人经常写错别字,如果看到有不是很懂的错别字,可以直接问我。



评论(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