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吃就胖的小懒

全职杂食,专注原著向的文
叫我小懒就好啦!

【双花】却道天凉好个秋

  • 双花CP

  • 有私设,我没看过《巅峰荣耀》,如果内容有跟《巅峰荣耀》有出入,请以虫爹为准

  • 孙哲平为K市人的人设我看到有人说是虫爹说的,拿来用了

  • 可能OOC

  • BE预警(虽然我不觉得是)

  • 互攻!互攻!互攻!介意的请不要点!


看到辛弃疾的词,居然在脑子里脑补了一出双花大戏,趁着还有灵感,赶快写下来了。


      张佳乐再次见到孙哲平的时候是在赛场上,第十赛季常规赛第十五轮霸图客场对义斩,彼时当年百花的两位当家,一位身穿霸图队服,一位身穿义斩队服,当两双手再次握在一起的时候,张佳乐觉得那双手还是如同以前一样,干燥温热,指腹带着一点点薄茧,轻轻划过,就像一个开关,打开了汹涌的记忆。

      张佳乐第一次见孙哲平是在K市网吧,彼时两人已经在网游里熟识,这次见面是为了谈战队。提出组战队的是孙哲平,张佳乐听后立即应和,两人一拍即合,当即决定见面。说起来,很多人不理解张佳乐和孙哲平来自南方的K市,为什么两人都如此有血性,不管是两人的打法还是性格,都活脱脱像个北方的彪悍大汉,尤其孙哲平还身形魁梧,往霸图一站大家丝毫都不怀疑这是个霸图的汉子。

      其实说这话的人,是不了解K市的,K市实在是个民风彪悍的地方,尽管四季如春,景色宜人,这里却也是个危险的地方,对于这一点,警队子女的孙哲平是很有发言权的,他老子在缉毒上吃的子弹可一直放在家里的柜子里展览。张佳乐虽然是普通家庭出身,但是他母亲是少数民族,少数民族骨子里都带着些天然的野性,亲近自然,也更加不拘一格。号称自己是一半混血的张佳乐也自诩认识一百种花。

      这样两个脾气相投的人走到一起去,并没有什么意外,一切都顺风顺水,两人那时担心的是,组成战队后的重重困难,毕竟那时一叶知秋的锋芒无人可以与之匹敌。

      “也就韩文清这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人敢一直死磕了,”张佳乐那根牙签挑了挑牙,然后把牙签叼在嘴里,“不过我敬他是条汉子!”

      “韩文清是条汉子,我们就不是了,总有一天干翻叶秋!”孙哲平暗自握紧拳头。

      “对!干死丫的!”张佳乐连连点头。然后两人对视一眼,哈哈大笑。

      此时两人已经在一起了,因此gan这个字在两人这里莫名多了另一种意味。说起两人在一起的经历,并没有多少波澜和曲折,那是俱乐部建立没多久的事,所谓的战队,也不过是拉了个愿意赞助的网吧老板,在一幢斑驳破旧的老楼门口挂上了百花俱乐部的招牌,里面放了几台新买的电脑,建了一个所谓的训练室,再收拾几个房间做了寝室,留给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招到的队员。但是不论怎样的简陋,这里就是起点了。

      张佳乐很开心,邀请孙哲平共进晚餐,两人在离俱乐部不远的小摊上吃米线,孙哲平吃得快,一碗米线很快就见底了,张佳乐看着孙哲平已经吃完了,把自己还剩一半的碗推过去,嘴里塞着米线嘟嘟囔囔地说:“大孙,你快帮我吃点。“

      张佳乐饭量小,两人共处的这段时间,孙哲平总是要为张佳乐扫除剩饭剩菜,因此也习惯了,他拿过张佳乐的碗,帮张佳乐快速解决了剩下的米线。谁知回去的路上,张佳乐又不知从哪里摸出一个鲜花饼,有滋有味地吃了起来,孙哲平头上顿时冒出许多黑线。

      张佳乐一本正经地说:“正餐和甜品是两个胃,正餐那个胃已经饱了,甜品的胃可还空着呢!“

      孙哲平也不跟他争,张佳乐有时候有些小性子,孙哲平也懒得争,都顺着他。张佳乐看孙哲平不说话,艰难地把自己的鲜花饼贡献出来:“那,给你咬一口?“

      孙哲平并不喜欢甜食,但是看着张佳乐这副心痛又纠结的小模样,不知道为什么,心念一动,就咬了下去,咬的时候没掌握好力道,不小心咬到张佳乐的手指,孙哲平鬼使神差地舔了一下,两人都愣住了,目光对视时,孙哲平发现张佳乐的眼神突然变得深不可测,这当中包含了许多他看不清的东西,而他不知道,他看张佳乐的眼神也变得不可明说。

       张佳乐率先抽回了手,两人恢复常态,又嘻嘻哈哈地走回了宿舍。

      因为当时战队只有两个人,张佳乐和孙哲平是一人一间的。半夜孙哲平躺在床上怎么都睡不着,他脑子里反反复复重播着舔到张佳乐手指的那一幕,觉得这真是有点绮丽,脑子里这样想着,身体也很诚实地反应着,但是他不想搭理,孙哲平是交过女朋友的,但是因为游戏占据了太多时间,往往没有深入发展就无疾而终了,但是这个深夜,他觉得,自己应该正正经经交往一个女朋友了。

      然后他听到敲门声,这个点回来敲门的,不用想都知道是谁,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兄弟,叹了口气,慢悠悠起身开门。门只开了一道缝就被大力推开,然后张佳乐猛地扑过来,把孙哲平按到床上,毫无章法地吻了上去,孙哲平只愣了一秒就不甘示弱地回了过去,唇齿交叠,气氛很快就失控起来。

      后来职业选手中有几个人知道了孙哲平和张佳乐的关系,几乎所有人都无一例外的认为,就张佳乐这个小身板和扎小辫的嗜好,百分百是下面那个,每当这时候,张佳乐就一脸贱兮兮地看着孙哲平笑。两人在一起的时间里,的确张佳乐在下的日子多,但是两人的第一次,实打实的是张佳乐在上。张佳乐的理由也很充足:“是我主动的,当然由我来主导!“

      两人就这样迷迷糊糊地开始了一段隐晦的感情。用隐晦这个词,是因为即使两人在赛场上,在床上,都对对方无比熟悉,却从来没有人真正告白,没有人真正给这段感情一段名分,也许是因为年少不懂事,也许是因为两人都知道,这样的关系只能秘而不宣。

 

      很多人都说,张佳乐的运气不好。但是第三赛季的时候,张佳乐觉得自己的运气好透了,招募到了队友,组成了战队,有了繁花血景的打法,横扫赛场,而且,他还有孙哲平。那时候的记者绝不会说,张佳乐是个有着忧郁气质的大神,因为张佳乐那时候整个人都被事业和爱情滋润得容光焕发,第一个发现的是极少在人前露面的叶秋,他夹着烟,用赶小狗一样的手势赶张佳乐和孙哲平:“去去去,你们这对狗男男,走远点!空气里全是酸臭味!百花百花,真是给给的!“

      张佳乐对叶秋吼道:“放屁,百花是我花开后百花杀好么,这么霸气的名字哪里给了?”然后愤愤地拉着孙哲平走了,边走还边抱怨:“叶秋可真讨厌!“

      也就是这个“讨厌“的人,让张佳乐第一次在离冠军一步之遥的地方折枝,那时的他当然不知道,这样的一幕还会上演三次。,张佳乐天生酒量就很好,但自从当了职业选手,他再也没有碰过酒,可是那天晚上张佳乐喝了很多酒,孙哲平在旁边看着他一瓶一瓶地喝,并没有阻止,只在张佳乐醉得不省人事的时候把他背回了俱乐部。

      队员们看着拍着队站成一列,看到这样的张佳乐,没人敢说话,孙哲平示意他们各自散了。他把张佳乐背回房间,盖好被子,想了想,在床边放了个垃圾桶,然后去俱乐部的食堂给张佳乐做了一晚醒酒汤。汤做好时张佳乐还醉着,满脸通红地躺在床上,声音里带着很重的鼻音,他说:“大孙,我想拿冠军啊!“孙哲平拉他起来喝汤,张佳乐迷迷糊糊,不愿意张嘴,孙哲平就自己喝,然后一口一口渡给张佳乐,汤没喝完,两人已经滚到了一起。

      那晚张佳乐很粗暴,回想起来,这大概是两人在一起的时间里张佳乐最放纵的一次,孙哲平一次次抚着他的背,希望能舒缓他心里的情绪,他说:“张佳乐,都会过去的,没有什么过不去的。“

      张佳乐信了孙哲平,没有什么过不去的。然后第五赛季,孙哲平带着诊断书来跟张佳乐说:“张佳乐,我没法继续走下去了,对不起。“

      张佳乐看着诊断书,抱了抱孙哲平,然后轻轻吻了吻他,说:“大孙,你去吧。再见。”

      这是两人之间最淡薄的一个吻,这一段无法定位的感情也在这种淡薄中划上了句号。

 

      第七赛季的张佳乐,仿佛杀红了眼,连叶秋都忍不住来问:“张佳乐,你莫不是疯了?“

      “叶秋啊,总说没有什么事是过不去的,但是有时候,你一个人就是觉得过不去啊!“张佳乐这样回复叶秋。

      叶秋久久没有回复,后来他回了一个抱抱的表情,这大概是他作为联盟脸T生涯中最为温情的一个回复了,但是张佳乐没有任何回复。

      第七赛季结束后,张佳乐退役。

 

      此时身在B市的孙哲平,落下了一声叹息。

      从第五赛季退赛后,孙哲平就来到B市看病,他希望能早点看好病,这样就能早点回到张佳乐身边。但是丰满的理想往往会被骨感的现实击败,跑了很多医院,医生的答复都是几乎不可能恢复。为了看病,孙哲平租了一件非常简陋的小屋子,简陋到只有一张床,一个昏暗的吊灯,一个简陋的木衣柜,大概就跟百花当年初建的时候差不多,孙哲平有种怀念的感觉。

      他把钱都用在了看病上,每天大把大把地吃药,参加复健,为了早点恢复,在看病的最初半年里,他甚至不玩游戏,连手机都很少碰,这段时间他反反复复地看着张佳乐的比赛视频,脑内想的是如果是落花狼藉跟百花缭乱搭配,这里会不会更好。这种脑补常常让他夜不能寐,一闭上眼就是跟百花缭乱并肩作战的画面。

      每一次复健孙哲平都是带着期望去的,但是每一次复检都在一次次碾碎这种希望。半年过去了,症状有所减轻,但是得到的仍然是不能适应高强度的比赛的诊断,有些医生甚至直接说,不可能再做职业选手。孙哲平于是开了一个新号“再睡一夏“,他没有加入百花谷的工会,却一次不拉地看张佳乐的比赛。后来他在网游里认识了钟少的朋友,被推荐给钟少,再后来,他碰到了已经改名为叶修的叶秋。

      叶修拉了他去给兴欣打挑战赛。在张佳乐带百花缭乱转会霸图的消息出来以后,叶修跟他说:“第七赛季的时候张佳乐跟我说一个人撑不下去了,我以为那时候去救他的人一定会是你,结果没想到是韩文清。“

      孙哲平笑了笑:“张佳乐没你想象的那么脆弱。不过说起来,他以前就夸过韩文清是条汉子。“

      “哟,他这么看得起老韩。“

      “可不是,他说只有韩文清敢跟你正面刚。“

      “啧,就知道他那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插科打诨中两人最开始的话题已经不可追溯,叶修再也没有在孙哲平面前提起张佳乐,在外人看来,这段时光里,也许只有张佳乐一个人的摸爬滚打,却看不到孙哲平独自一人的颠沛流离。这两个人比起惨来,还真是谁都不输谁,叶修摇摇头,叼着烟走了。

 

      比赛结束以后,虽然霸图大获全胜,但是义斩的土豪们仍然发挥了东道主的大气,邀请霸图共进晚餐(夜宵?),为了避免张佳乐和孙哲平两人的尴尬,连一向冷淡的张新杰都加入了尬聊大军里,当事人两人却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因为张新杰的作息,这顿饭终于是在十一点将近的时候结束了,张佳乐跟着霸图的人回宾馆,两队告别离开时,张佳乐突然回头,跟孙哲平说:“大孙,天凉了啊!“

      孙哲平点点头:“嗯,凉了。“

…………………………………………………………………………………………

我觉得我理想中的双花,张佳乐应该是硬气而有血性的,然后偶尔会耍点小性子;孙哲平是个张狂而不失沉稳的人,他有着自己的担当。两个人的人生都算得上是坎坷了,他们在各自的人生里各自品尝着属于自己的苦痛,其实还挺让人心疼的,诶,以后有时间写写两人的甜文吧。


另外,附上辛弃疾大大的词,我很喜欢的。


丑奴儿·书博山道中壁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评论(2)

热度(6)